藍莓小說網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藍莓小說網 > 都重生了為什麽還要卷? > 517章 安全出現

517章 安全出現

��LJ����^���μ����ߵ��T�ڕr�D���£�ǡ�ñ��s�^�����~�όW�L�o׷�ϡ��0�2�0�2�0�2�0�2���ΌW�ã��ゃ�]ȥ�����^�᣿���0�2�0�2�0�2�0�2ǰ�I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ѽ�̤�M�ˇ����^���μ����b�ø�����ጵ������ѽ�ȥ�^�ˣ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0�2�0�2�0�2�0�2�������@��졣���0�2�0�2�0�2�0�2�~���@Ȼ�����...江言不叮囑還好,一叮囑江豐偉腦子更懵了。

都沒聽明白他兒子說的啥。

他現在有點後悔了,知道加加找到親生父母後,應該事先詢問清楚的。而不是像現在這樣,對她的家庭情況以及人員關係一無所知。

但現在再問顯然是來不及,眼看著孟叔一邊往裏走還一邊招手讓他進去,隻得壓低了聲音匆忙問江言,“那一會我應該怎麽做?”

“.隨便發揮吧。”

江豐偉:

不是,你小子好歹京都大學畢業的,語言表達能力怎麽會這麽差?

什麽叫隨便發揮?怎麽發揮?

他扭頭去看沐加雯。

然而沐加雯壓根就沒有想要進去的意思,尤其是在看到玉澤坤從裏麵出來後,臉上淺淡的笑容都沒了。她麵無表情的衝孟叔揮了揮手,“孟爺爺,我和江言就不進去了,我們想去外麵逛一逛。”

說完又對江豐偉道,“江叔,你先在這裏玩,我們逛完來接你。”

然後兩人竟然手拉手離開了,都不給江豐偉一個反應或者開口的機會。

這兩個熊孩子!

你們把我扔在這裏算怎麽一迴事?

而這時孟叔又從院裏走到了外麵,看著逐漸遠去的沐加雯的背影,無奈的歎了一口氣,唉,這孩子看來是真不打算原諒他爸爸了。

“孟叔,這位是.?”

玉澤坤這時也走了出來,剛才沐加雯離開的比較快,他隻隱約感覺是小四,所以出來後首先就朝外麵的街道看了眼。

果然

他沒有說什麽,也是習慣了沐加雯對他的這種態度。所以很快將注意力放到了江豐偉身上。

孟叔連忙介紹,“這是小江的爸爸。”

又給江豐偉介紹玉澤坤,“這是小四的爸爸。”

江豐偉這會其實腦子還有點懵,但也差不多明白了孟叔口中的“小四”其實是加加。

應該是這樣的吧。

所以說這兩個熊孩子話都不說清楚就走,讓他聽別人說話都得靠猜的。

雖然一開始玉澤坤對江言不是很滿意,但他滿意不滿意又有什麽用?

他這個爹都不認,還會聽他的意見嗎?

在江豐偉看不見的角度,孟叔悄悄瞪了玉澤坤一眼,意思很明顯,好好招待這一位,不管怎樣人家可是小四未來的公公,你閨女不會叫你爸,可是會叫人家爸。

於是心驚膽戰的江豐偉被幾人熱情的請進了玉家園林般的漂亮宅院,還有幸讓宅院主人陪著他逛了一圈不對外開放的院子,又去了玉家雕刻的收藏室

另一邊,江言和沐加雯並沒有任何影響的走在街道上,甚至還買了糖葫蘆,兩人一人一串的吃著。

神情很是閑適怡然。

有種把江豐偉立刻給拋到了腦後的感覺。

之後沒多久,江言手機進了一條新資訊,他掏出來很隨意的掃了眼,隨即愣住了,忙叫沐加雯,“餘航迴我資訊了。”

沐加雯也停下腳步,湊到他跟前和他一起看手機,“這是找到了?”

兩人都比較好奇餘航為什麽會失聯,不過顯然簡訊並不會給他們一個完整的答案,隻有簡單的不能再簡單的三個字,“我沒事!”

“給他打過去,問他見到朱錦了嗎?”

朱錦是上午出發乘坐飛機去的他那邊,這會兒肯定早到了。

江言給餘航打過去,隻響了一下就被接通了,但話筒裏傳出的餘航的聲音卻異常沙啞,“江言,我這邊有事,迴頭再跟你打過去。”

為防止他掛掉,江言急忙道,“看見朱錦了嗎?”

“.她過來了?”

“上午坐飛機過去的。”

隨後手機被結束通話,裏麵響起嘟嘟的忙音。

江言和沐加雯對視一眼,同時鬆了一口氣,不管怎樣,人沒事就好。

現在他們也不擔心朱錦會怎樣了,畢竟要找的人都安全出現了,她肯定也不會什麽事。

這件事放下,兩人更加輕鬆了。

逛完古城的夜景,還坐了十幾分鍾的船,差不多九點時纔到老宅去接江豐偉。

此時在南城的一家酒店門口,背著包一身疲憊的餘航剛從計程車上下來。

正坐在酒店裏麵,眼睛一眨不眨盯著外麵的朱錦一下從沙發上跳起來,幾乎是小跑著到了大門外,然後猛地撲進餘航懷裏。

餘航抱著她,臉埋進她頸間深深嗅了嗅,嗓音依舊沙啞著道,“先進去再說。”

他其實已經一個星期沒有洗澡了,身上的味道很難言不說,白色的t恤也皺巴巴灰不溜秋的,已經看不出原本的顏色了。

頭發也油膩膩的貼在頭皮上,難受的很。

所以一進到朱錦在這裏開的房間,餘航立馬把揹包扔到了地毯上,然後轉身進了衛生間。

痛痛快快的洗了個澡,餘航這才長長舒了一口氣,感覺自己終於活了過來。

“到底怎麽一迴事?”

朱錦從酒店要了兩碗海鮮粥以及幾樣小菜給送進房間,等餘航從衛生間出來,兩人一邊吃,她就忍不住好奇的問道。

說實話,像什麽失蹤抓人關人甚至殺人這類危險恐怖的事情,她都覺得是電視電影裏纔有的,現實中像他們這種普通人肯定遇不到。

當然這是因為她不知道沐加雯小時候的那番經曆,如果知道肯定不會這麽想。

餘航放下手裏的空碗,滿足的摸了摸肚子,靠在椅子上看著朱錦來了句,“跟你說句毫不誇張的話,九死一生,你差點就見不到我這個人了。”

他跟著老師到這邊來出差,本來一切順利的,任務也提前完成了。也因此師徒倆失蹤了整整一星期都沒人發現,因為南城電視台這邊以為他們迴京都了,而京都那邊則以為這邊事情有耽擱,人還在南城。

所以兩邊單位誰都沒發覺異常。

他老師沒結婚也沒女朋友,父母一個星期不聯係也正常。

餘航跟朱錦倒是每天都通話,但恰好在他出差前幾天兩人吵架了,走之前他也沒跟她說,想著彼此先冷靜下,等他出差迴來,從南城買幾樣稀奇的小禮物哄哄她。

要不是朱錦憋不住先找他,可能真會等到他和老師逃出來報警,別人才會知道他倆莫名其妙失蹤了。大的外匯銀行,將他手裏的美金轉成人民幣。江言沒問他為什麽手上會有那麽多外匯,畢竟是人家的私事,問了不合適。但兩人剛辦好從銀行出來,迎麵走來三個二十出頭的年輕人,看著跟景俊陽年齡差不多。說話的是中間穿著粉色襯衫,頭發梳的發亮的小白臉。一看見他們,原本還在笑著跟江言說話的景俊陽,臉立刻拉了下來,冷冷瞥了三人一眼,理都沒有理,腳下沒停的跟江言繼續往前走。“小景爺不愧是小景爺,這離開了景家,依舊是好漢一個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